2011-07-20

遊戲 2-1 上澤達也

 
眼前的廢棄大樓一片黑暗。

跟在我身後藤本臉色蒼白地抽著煙,我們一步一步地朝著大樓深處走去,遠處傳來的每一個聲響,都讓我們心跳加速;每一秒、每一刻都可以感覺到那個冰冷的視線,就像,有人在看著我們一樣。

------------------------------------------------------------------------------------------------------------------------------------

一間在郊區的三樓洋房,窗戶亮著黃澄澄的鹵素燈光芒。

『達也,你看這個。』
一個男人拿著一本破舊的雜誌,遞到達也的面前。

達也皺著眉頭,看向男人。
『村上,這不就是一本普通的色情雜誌嗎?要看什麼?』

『不是啦,你看這個女生。』
村上推了推眼鏡,指著雜誌上,一個寫著“門協望”的女生說道。
『像不像我們以前在日僑學校的那個同學。』

『阿。』
達也接過了雜誌張大嘴巴,發出訝異聲。
『就是那個,呃,那個,那個,林,林什麼的。』

『林繪美。』
村上推了推眼鏡說道。
『就是在你面前撕掉情書那個。』

『你記得真清楚。』
達也看著雜誌的女生,有點複雜的情緒。
『不過,真的是很像,臉頰上的美人痣,雙眼皮,大眼睛;該不會真的是她吧?』

『這也不無可能,日本的這種雜誌都會幫被拍的女生弄假名。』
村上拿起桌上的酒輕輕喝了一口。
『你太久沒有回來日本了,可能不知道這些。』

『是阿,一晃眼就是十三、四年。』
達也看著雜誌上女生的軀體,不自覺的想到些淫糜的畫面。
『不知不覺我變成了吸外交官血的中文事務官,你變成幫外交官洗黑錢的人頭。』

『人長大,就會弄髒,這是當然的事嘛。』
村上拿起桌上的杯子,向著達也敬酒。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達也拿起酒一飲而盡,看了看牆上的時鐘。
『不早了,那我就先告退了。』
他拿起西裝外套與雜誌。
『對了,我這趟就直接在日本休假了,有什麼事就撥我的手機。』
達也亮了亮手上的雜誌。
『這本,就送給我吧。』

村上點了點頭沒有答腔。

------------------------------------------------------------------------------------------------------------------------------------

接近中午的陽光刺眼,在黑色的賓士車體上閃著華麗的反光錂線。

『是的,彩畫社,有地址或電話嗎,東京都新宿‧‧‧。』

達也穿著整齊的西裝戴著藍芽耳機,坐在賓士轎車裡,拿著紙筆抄寫著電話裡的內容,他擱下了筆記本,啟動車子,他看了一眼在副座上的色情雜誌,那個女生,不只是,臉頰上的美人痣、雙眼皮、大眼睛很像,手腕上的傷痕、手臂上的牛痘、脖頸上下的兩個痣,都與他擱在雜誌旁,照片上的短髮女生,一模一樣。

達也拿著髮膠抹著頭髮,他不能容許,喜歡過的女生淪落到出賣靈肉;現在的他,不是高中那個打不過留飛機頭混混的富家子弟,上澤達也;而是掌握著日本與臺灣黑錢政治交易的社會權力人士,上澤達也先生。

『是優越感作祟嗎?』
他心裡想著,不自覺的加快了速度,踩足了油門,臉上有著驕傲的笑容。
------------------------------------------------------------------------------------------------------------------------------------

達也下了車,拉了拉西裝領子,拿著雜誌走進大樓裡。

輾轉問了幾個部門,最後來到一間位於大樓四樓的編輯部門。

達也遞上了雜誌,一個戴眼鏡留長髮的中年男人接過了雜誌,仔細地看了封面,又細看了照片上的女孩,又看了看照片邊的攝影師名字。

『這個確實是我們幾年前倒掉的刊物,銷售量拉不上來。』
中年男人抓著他那骯髒的頭髮說道。

『有沒有辦法,聯絡得到拍照的攝影師。』
達也的雙手在背後交握。

『這個嘛‧‧‧刊在雜誌上的好像也是假名。』
中年男人露著達也熟悉的貪婪表情說道。
『當時雇用了不少自由攝影師。』

達也拉開上衣拿出一張支票丟在桌上。
『那麼把當時那些自由攝影師的聯絡電話跟地址給我吧。』
他的表情嚴肅,這是他很熟悉的處理手段。

中年男人笑容滿面地收下支票,走到資料櫃前翻找著。

------------------------------------------------------------------------------------------------------------------------------------

黑色的賓士轎車,停在路旁,達也拿著高級的黑色手機,看著手上資料紙,一通一通地打著,然後在一個又一個人名上用筆畫上紅線,有的則打上問號。

『請問,佐藤彰先生在嗎。』
達也拿出髮膠抹了抹頭髮。
『是。』
『我是以前跟他簽約的雜誌社,我們有些業務與帳面的事想詢問。』
『是。』
『我是彩畫社的職員,敝姓上杉。』
『是。』
『是,就是我們有一筆帳款尚未釐清是屬於誰的,大約十萬塊左右。』
『是。』
『是,請恕我無可奉告。』
『呃,是九五年的風俗寫真,當時是用佐佐木明的名字,刊登在四十五到四十八頁上面。』
『是,佐佐木明。』
『喔,確實是他嗎?您是?』
『是,攝影助理。』
『是。』
『那真是遺憾。』
『發生了什麼意外嗎。』
『是。』
『是。』
『是。』
『這樣子呀,真的是蠻匪夷所思的。』
『您剛剛提到他有成立一間工作室,那麼工作室同仁都還在嗎。』
『是。』
『解散了,是嗎?』
『那麼還有其他業務連絡人的連絡方式嗎?』
『沒有是嗎?』
『是。』
『那麼還有其他工作室同仁的連絡方式嗎?』
『是。』
『是的。』
『不過我們這筆帳款是急需釐清與核對,有當時的相關人等也好。』
『是。』
『不會的,不會造成任何困擾的。』
『是。』
『是,我可以保證。』
『好的,好的,我拿紙筆記下來。』
『好的,您請說。』
『請說。』
『是。』
『好的,我記下來了。』
『非常感謝您的幫忙,謝謝。』

達也擱下了筆,看著紙上的姓名與地址,緩緩啟動車子。
『梓木町的大山田英志呀‧‧‧‧』
他喃喃自語地說道,莫名地感到一股惡寒。

------------------------------------------------------------------------------------------------------------------------------------

“日暮莊”三個字寫在一塊骯髒的木板上。

開了許久的車程,直到傍晚時分,達也才來到梓木町,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小鎮瀰漫著一股陰冷的氣氛,他依著地址找到了位在公園旁的公寓;兩層樓的十六間獨房舊式公寓,只有四五個燈光微亮著,破爛的鐵架樓梯,骯髒的門牌,寬大的庭院長滿芒草,角落堆著些破舊的家俱。

達也拉了拉衣領,拿著雜誌與照片走上樓梯,他走到大山田英志居住的房間前,按了兩下門鈴,不一會兒,一個穿著襯衫與牛仔褲,臉色蒼白的男人,冷冷地打開了房門。

『你是哪位?』
男人用著不屑的眼神打量著達也。

『打擾了,我是彩畫社的委任律師,敝姓上杉。』
達也拉了拉領帶微微笑著。
『您是大山田英志先生嗎?』

『我就是,有什麼事嗎?』
大山田猶豫了一會兒,達也感覺得到他的心裡似乎隱藏著些什麼事。

『方便到裡面談談嗎?』
達也笑了笑,藏在上衣口袋裡的手卻緊握著電擊器。
『是一些關於佐藤彰先生的事情。』

『佐藤那傢伙,不,彰跟你們公司有什麼糾紛嗎?』
大山田繃著臉,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到裡面再說如何?』
達也笑了笑,他很熟悉如何給人施壓。

大山田斜眼看向身後,但卻沒回頭,轉身走進房間;達也跟了進去,房間內堆放著雜誌與簡陋的被褥,玄關一側陰暗的牆貼滿即可拍相機的照片,房間裡有張書桌,桌上只有兩台筆記型電腦靜靜放著,裝滿垃圾的黑色垃圾袋輕放在房間角落,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酸臭的味道;大山田用腳踢開榻榻米地板中間的書堆與被褥,清出一小塊空間,然後自顧自的盤坐了下來。

『彰他已經過世了快三年,跟你們還有什麼牽扯嗎?』
大山田拿起啤酒,朮自喝了起來。
『你難道不知道他在‧‧‧』

『在網咖裡二十一個人面前,懸空死亡?』
達也插了話進來,他清了清靠牆的壁櫥前,在靠近門口的地方坐了下來。
『大山田先生,我也對佐藤彰先生發生的事感到遺憾,但是這並不是我今天來的目的。』
他拿出資料夾裡的雜誌和手上的照片。
『佐藤彰先生在生前曾替雜誌拍了一系列的風俗照片,雜誌上依照佐藤彰所提供的資料刊登年齡是十八歲,而這些照片,為我們帶來了些兒童福利法上的糾紛,我們必須查清楚這個女孩從何而來,詳列她的資料呈報給兒童福利法機構。』
達也點了根煙,狠瞪著大山田。
『你知道他當時常常到哪些地方或是哪裡流連嗎?』

『我還以為,又是網址的事呢‧‧‧』
大山田聽完這些話,有著鬆了口氣的表情。
『佐藤那傢伙,一直很好色,兼差賺這個外快,大概是我們還沒成立工作室之前吧?我記得他當時喜歡上一個不知道是中國還是台灣過去的娼妓,沒事就往那邊跑,好像叫什麼,東方什麼的風化場所,這女生八成也是從那邊出身的吧?』

『那麼,你有詳細一點資料嗎,名片或是地址之類的‧‧‧』
達也吸著煙,打量著大山田,他有點在意大山田說的那個網址。

『那個名片或是地址之類的東西,找起來有點麻煩。』
大山田不屑地看著達也,他臉上原本的那份緊張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瞧不起人的笑容。

『有勞你,挪動一下你的大屁股找一下吧。』
達也拿出一張萬元鈔票壓在大山田的啤酒罐下。

大山田微笑,他拿起啤酒罐下的鈔票,起身走到書桌前翻找著;達也拿過一個擱在榻榻米地板上的玻璃煙灰缸,捻熄了煙,轉著頭四處打量著;玄關那側貼滿即可拍相機照片的牆,吸引著達也的目光。

達也走到牆邊,仔細地看著每一張照片,很詭異的,都是大山田與同一個女人合照,女人總是站在他的身後,穿著很樸素而像是制服的衣著,胸口上有塊寫著三個字的金屬名牌,手上的指甲塗成黑色,女人的身形模糊,與大山田始終保持著一小段距離,刻意聚焦的幾張照片反而顯得有點透明。

偶然地,達也看到女人垂批的臉頰上,有個熟悉的美人痣,脖頸上下的兩個痣,雖然照片裡的那臉色相差甚多,但,他的心裡有點猶疑。

『請教一下,這個女人,是你的朋友嗎?』
達也拿起一張照片問道。

大山田停下了動作,慢慢的回過頭來,他的額頭佈滿汗水,臉色有點蒼白。

『有不能說的理由,是嗎?』
達也拿著一張照片,對著大山田比劃了兩下。

『如果你真想知道,』
大山田搖了搖頭,他拿起筆,在找到的名片後面寫上一段網址。
『那就到這個網址去看看如何?菁英先生。』
他的表情有點不屑,眼神裡閃過一絲不懷好意。

達也冷冷地拿過名片,順手拽了張照片到懷裡,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大山田的房間;達也似乎有在大山田身後的玻璃窗上,看見一個女人正用手指著某個方向,只是,一想到這裡,他的身後,莫名地感到一股惡寒,強烈的惡寒。
------------------------------------------------------------------------------------------------------------------------------------

『有人在嗎?』

白天的俱樂部裡空蕩蕩,從樓梯走下來的寬闊空間,塞著幾套沙發桌椅,牆壁上貼滿女孩性感的沙龍照,地上則是一塊一塊光可鑑人的玻璃地磚,沒有點亮昏黃燈光的俱樂部,看起來有些寂寥,達也拉了拉衣領,看著手上寫著東方美人的名片確認地址,過了許久,仍舊沒有人出現,達也拉了拉領帶,向著俱樂部深處走去。

『你這傢伙是誰?』

達也回過頭,一個穿著白色西裝,戴著墨鏡,理著小平頭,穿著白色亮面的皮鞋,看起來就是很標準黑道裝扮的男人,站在俱樂部樓梯口看著我,他的一隻手還插在褲袋裡,另外一隻手緊握著拳頭,手指戴滿了戒指,胸襟的地方扣子沒扣好,裡面是個夜叉的頭像。

『很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想請教。』
達也有些許畏懼,但他鼓起膽子,看著男人說道。

『你這傢伙是誰?』
男人摸了摸鼻孔,皺著眉頭,緩步走向達也。
『是大野組派來談判的律師嗎?』

『不,不是的。』
達也猛然搖頭,連忙撇清。

『那你是誰?』
男人走到達也面前,他的身高足足多出達也兩個頭。
『大白天就想玩女人的好色客人?』

『不,也不是這樣的。』
達也再次猛然搖頭。

『那你想幹嘛?』
男人左右扭了扭脖子,發出喀喀作響的骨頭聲。

達也連忙拿出一張假身份的名片與女孩的照片。
『我是“杉佐尋人”的職員,有人委託我們找這個女孩。』

男人接過了名片與照片,仔細的端詳了一下照片。

許久,男人摘下墨鏡說道。
『你知道她大概多久以前在這裡工作嗎?』

『誒?』
達也一時反應不過來,不過隨即又馬上了解了問題。
『大概是四、五年前吧?』

『媽媽桑!』
男人隨手把照片與名片一扔,達也則手忙腳亂地在半空中接了下來。
『媽媽桑!這裡有個笨蛋要找人唷!』
他大聲地喊著。

『來了!來了!』

一個穿著金色迷你裙的女人從寬闊空間深處走了出來。

『就當你這雜碎是客人,收你服務費跟指名費,兩萬日幣;』
男人伸出他的大手向著達也要錢。
『問完事情,就馬上給我滾,知道嗎?』

達也點著頭掏著錢包,眼神底下閃過一絲不快。

------------------------------------------------------------------------------------------------------------------------------------

地下室的小休息室裡,只有一扇小小的抽風機,穿著金色迷你裙的女人抽著便宜的香煙,看著照片吞雲吐霧,旁邊有幾個女人躺在榻榻米上睡覺,還有個女人坐著在看電視播出的午間連續劇。

『辛苦你了,』
女人眨了眨眼。
『這個女生確實在這裡工作過,好像是叫做繪美子的樣子,是台灣來的。』
她面有難色的看著照片。
『當時,好像是她在台灣有財務糾紛,所以才過來打工;在這裡工作的期間,似乎有跟一個叫做彰的攝影師走得蠻近的;我記得,最後看到她的時候,是某一天傍晚剛開店的時候,她好像坐上賓士車被人載走;在這之後就沒有她的消息了,我當時也有點擔心,不過,後來才知道她是被迫來打工,護照被抓在一些台灣黑道手裡,所以這件事也沒有報警處理。』

『這樣阿。』
達也露出悵然若失的表情。
『她在離開這裡之前,有說過些,她可能會去的地方之類的事情嗎?』

『時間有點久遠了。』
女人頓了一會兒,雙手抱胸想了一會兒。
『我記得我們常常到中華拉麵一起吃晚餐。』
女人捻熄手上的煙,拿了根煙重新點燃。
『我們一起去居酒屋喝酒時,她都會說一些內容一樣的醉話。』

『醉話?像是什麼樣的內容?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達也有些好奇。

女人吸了口煙緩緩說道。
『主要的內容是說,她根本不是台灣人,她是小時候在山上的產業道路邊被人撿到的棄兒,她住在一個叫做什麼,藤什麼,藤什麼舞的村子裡,她差點被殺前舅媽放她逃走,沿著竹林與紅繩子之類的話。』

『山上的產業道路?她有說過是哪座山嗎?』
達也把筆記本拿在手上。

『好像是在長野一帶,詳細的山名,我不太記得。』
女人感到有些寒冷,穿上了有毛皮的外套。
『不過我確實有在書上看過那個村名,藤舞村,好像是這個名字。』

『這樣阿‧‧‧』
達也把筆記本拿在手上,若有所思地想著。

『這些話,對你有幫助嗎?』
女人穿著毛皮的外套,認真的看著達也。
『雖然,現在我做的不是什麼可以回家告訴家人的工作,不過,繪美子是我從九州上來,第一個交到的朋友,比我的家人還親,我很希望她一切平安。』

『我也,』
達也差點脫口說出自己是她高中同學。
『我也希望,我能順利的完成這份工作。』
他壓著那份情感,小小的燃燒著。

------------------------------------------------------------------------------------------------------------------------------------

達也的休假剩下不到三天,他從前天開始就在長野,開著車到處尋找藤舞村。

連續問了幾個地方的地域課,今天的達也在山區的產業道路上不斷兜著圈子,他在找著那個幾乎不存在的村子。

『藤舞村?那裡五年前就被火燒掉囉!』
地域課的職員這麼說。

『燒掉?』
達也訝異地張大了嘴巴。

『藤舞村那裡,在五年前的夏天發生了一場火災。』
地域課的職員斯文地說道。
『當村的藤本家、藤本家旁系、藤堂家、左家總共一百一十人,倖存者不到十五人。』
職員拿出一本地方新聞剪報資料夾,翻開到中間部份,推向達也。

『不會吧?』
達也翻著剪報資料夾,表情凝重。

“藤舞村村莊大火,九十多人死於火災”
“燒死九十多人的謎樣火災”
“藤本家族當主,藤本薰(97)亦死於火災中”
“倖存者在睡夢中爬出房屋”
“在北海道別墅渡假的藤本沙耶子(24)表示不對本火災表示任何意見”
“在山區產業道路邊發現通緝犯須島龍二(26)的座車”
“人為縱火可能性非常高”

達也有氣無力的闔上剪報資料夾,萬念俱灰。

一個念頭閃過腦海,達也問了問職員藤舞村的位置,開著車直奔藤舞村。

“看一眼也好。”
達也這麼想著,在曲折的產業道路上專注地看著道路。

------------------------------------------------------------------------------------------------------------------------------------

達也的黑色賓士轎車,不知不覺開進了一片樹林之間,樹林的出口,插著一根木頭指標,如果車子要繼續前進,恐怕就要拔掉木頭指標。

“藤舞村--立入禁止”
木頭指標這麼寫著。

達也熄火下了車,走進樹林出口裡,映入眼簾的,是個在火災廢墟中漸漸復甦的舊農村,薄薄的霧氣正包圍著整個村落,整個村落正好位在一個凹陷的山谷之間,達也看了一會兒才從樹林邊的一段階梯走了下去。

黑色的木造屋灰燼,綠油油的稻田,灌溉用的水道,四周被竹子與樹木包圍;四處是被燒掉的房屋廢墟,一條大路,就是整個村落通行道路;不過,達也環顧了四周,許久,找不到任何一個人,寂靜與空蕩讓人感到不安,蟲鳴鳥叫聲,更讓人覺得有些煩躁。

走了一會兒,有一片較大的木造屋廢墟,廢墟中有一間舊式的石頭倉庫還完整地矗立著,廢墟後方,有一段曲折的白色階梯,左曲右折的,往著村外延伸,階梯口有一座白色的鳥居。

達也再看看身後,寂靜的農村依然寂靜;也許,繼續往前,會在神社看到個人什麼的;達也握緊口袋裡的電擊器,走向階梯;甫踏上階梯,達也差點滑倒,白色的階梯長著一層薄薄青苔,似乎,已經許久沒有人走上這個階梯。

達也小心翼翼走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到了頂端,眼前是一片密集的竹林子,竹林裡有一口用石板封起來的古井,古井周圍大約五六公尺的地方並沒有長草,也沒有竹子。

達也走進林子,站在古井邊。

“啪”

他身後傳來這麼一個聲音。
------------------------------------------------------------------------------------------------------------------------------------

達也與藤本兩個人在廢棄大樓一樓的電源管理室,達也扳了扳總電源開關,但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反應。

四周漆黑,他們現在必須想辦法打開擋在地下室前的那扇鐵拉門。

12 則留言:

  1. 由於是短篇.因此故事在這裡有加速的現象.不過到這裡為止.這次是真的沒有遊戲的備稿了.

    很抱歉斷在這麼重要的地方.

    不過進了第二章.其實更多是解謎與探索的部份.達也比起警察.更像是個愛說謊重面子的官員.但是.也因為如此.他對正義之類的東西與手段沒有興趣.

    這是我在遊戲裡第二個喜歡的角色.

    回覆刪除
  2. 嗯~但是~我已經準備好預定表了~
    這串破50人連署~我就跳順序~~~~

    回覆刪除
  3. 推推推 等好久了啊
    上次看的進度是1-2 那也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很喜歡你的作品 請繼續加油

    回覆刪除
  4. 哇阿!!!~對不起~我不是刻意拖稿!!!~

    回覆刪除
  5.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6. 快寫完啊啊!!!!!!!!!!!!!!!!!!!!!!!!!!!!!!!!!!!!!!

    回覆刪除
  7. 現在才看到這篇真是太晚來了..... 想看後續啊!!!! Q.Q
    還有紅衣瑪莉也拜託了!!! <(_ _)>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