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1

櫻花樹下(伍)

隨著他們談笑與聊天,夏季的天色漸暗,黃昏的餘暉像是日落前最後一刻閃光,透過門窗照了進來。

「說起來,我們學校學生活動這麼熱烈,只發一份校內新聞確實有點少。」
「是呀,體育社團常常在校外出名,文科社團又屢屢拿獎,新聞題材取之不盡,一個新聞社團怎麼夠呢?」
「問題是,應該擴編新聞部,而不是成立同質社團。」鐵槍把手抵著下巴與下唇之間。
「確實是,不過成立第二個社團也沒什麼不好呀?」
「這可是在同校的同質社團競爭上,這裡是學校,不是商業公司,沒有獨大的問題,既然沒有獨大,那麼社團大點又如何?」
「算了啦,這些事拿去問那個社員不就好了?」
「是阿,不過三島學長有說她好幾天沒來學校了。」
「那我們去問學生會她家地址?」
「也行,不過她是誰?」
「我想想,這個發行人與記者總應該會印在新聞紙上吧?」
「欸,你把話題繞回來了啦!」鐵槍笑著推了彈丸一把。「不過現在目標應該就是這位社員,我是有見過一面,但現在的感覺卻像在五里霧似的。」
「總之你快點想起來,要不然我們在這邊先找看看有沒有她的資料。」彈丸看了看四周。「反正早晚要搬。」
「說的也是。」

2019-05-13

櫻花樹下(肆)

「”七時的訪客”。」

鐵槍跟彈丸走在社團大樓裡,他們一邊討論著男學生的這句話一邊走向了三樓的第二新聞部社團教室。

「身為運動社團打手的你,有沒有聽過這個?」鐵槍看著社團教室內的學生,一邊問著彈丸。
「七時的訪客阿...這好像是文科社團的傳聞耶,運動社團聽到的都是些怪物學長破壞社辦或訓練設備的故事。」
「那個叫做傳說,所以學生會那傢伙是想嚇我們嗎?」
「不知道耶;不過七時的訪客我倒是有從學長那邊聽來的版本。」
「好的,七時的訪客:運動社團學長版本,願聞其詳。」
「學長省略了很多,不過主要是說:有一個學姊晚上七點後因為有事留在校內,她急著拿東西,沒開燈就進了教室,她關上門的瞬間,門外有個人敲門,她不敢出聲,就躲到了旁邊,然後那個訪客就自己開門走進來,然後那個學姐看到了一個穿著學校制服的怪物,跑進社團裡東聞西聞,學姐害怕就趁著一個空隙離開了教室,在這之後,聽說晚上七點後還留在校內,在七點之後,就會有那個東西來訪,不在之前離開的話,會被帶去那個世界。」
「很普通的謠言嘛,感覺不到真實性。」
「是阿。」
「有人真的遇到嗎?」
「這就要問文科社團的人了。」

2019-04-30

櫻花樹下(參)

「唷!」
鐵槍背著書包走到鞋櫃前,聽到了熟悉的招呼聲,那果然是彈丸站在那邊,一副等候已久的樣子。

「你翹掉下午兩堂課這樣好嗎?」
「柔道社的指導老師有去跟清水老師知會過,明天對北體大附設高中的練習賽不能讓正式選手曝光,我有隱藏戰力的重責大任呀!」
「那為什麼不乾脆點派你上場?」
「正式選手都比我還強,而且對方也是來試探實力,不夠強的社員引不出對方的隱藏底牌呀!」
「運動社團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爾虞我詐了?」
「自從運動競技科學化之後吧?」
「是是是。」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我下午有跟文科社團的同學問過,社團室平常都是鎖起來的,要使用社團室要先去學生會辦公室拿鑰匙。」
「你想得蠻周到的嘛。」
鐵槍聳了聳肩。「我只是想早點解決這件事,不想多繞路。」

2019-04-28

櫻花樹下(貳)

上午的歷史課上到一半,清水老師被叫了出去,一直到下課前都沒回來,於是鐵槍就這麼到了中午,他開心的拿出了午餐便當,準備好好的享用。

「十文字鐵槍!十文字鐵槍在嗎?」
「蛤?」

鐵槍看向了聲音的方向,那是個男學生,從制服的臂章,可以知道他是三年級的學生,鐵槍想裝作沒聽見,側過了頭,舀起了一口飯吃下,不過,門口附近的女同學,則好心的幫學長指向了鐵槍,現在,那個男學生已經走到了鐵槍座位旁。

「十文字鐵槍,學弟。」
「是的,正是我本人。」

櫻花樹下(壹)

早晨,鐘聲響起,一如往常遲到的十文字鐵槍,拉著書包、跨大了腳步,狼狽而匆忙地趕到了校門前,不過,那裡卻沒有拿著竹劍的體育老師在等著遲到的他,取而代之的,是兩台黑白花色相間的警車,與一台救護車停在校門口,校長與教務主任都站在那裡,校工跟幾個制服警察忙進忙出,其中,一個穿著便服的陌生大叔正在跟教務主任講著事情,他拿著小筆記本一邊書寫著細節。

櫻花樹下(零)

今晚月蝕,說著是月蝕,但看起來卻是月亮被遮蔽變得深而暗紅,夜風吹拂,一片粉紅色的花瓣在黑色的夜空飄落,那種緩慢的落下速度,在眼中留下了飄落的軌跡,落下的盡頭,是長著稀疏小草的泥土地,那裡有個男孩子,他瞪大著眼睛,嘴角有著微微的上揚,他的身體微微顫抖。

「對了!一切都對了!這就是為什麼這個在這裡的原因!」

男孩興奮地說著,他轉過了頭看向身後,但那裡,卻一個人也沒有。

「阿。」

聲音從他的背後傳來,下一瞬間,男孩卻什麼都看不到。

2019-04-07

學園夢

夢到自己進了一個叫魔王學院的地方,在這裡都是女生在上課,我也不例外,是個女生。

負責指導的是個男老師,看上去就是個肌肉棒子的樣子;在他的上課指導下,新生的我們會被送到校內數個地方去做入學的新任務,無關成績,只是新生的訓練。

我看到的同班同學還有ANGE跟鄭婉婷,鄭婉婷很積極的一直發問,但內容都跟她的行為差不多,是以搞笑為基礎在發言,問老師的三圍,或是插科打褌之類的。

沒多久,新生訓練開始,我們個別瞬間被傳送到不同的地方。

我到的地方是個叫四國塔的地方,這裡看起來就是個水泥築成的廢墟,天上還下著雨,我往前走向了樓梯間的地方,不過那裡沒有樓梯只有一個洞,穿透樓層的洞,四邊剩下小小的牆邊可以踩踏,而且當我到那邊時已經有人往下跳,到了底端;我沒多想,於是也跟著像忍者一樣蹬了牆面往下跳,不久我來到塔底,那裡是個寬廣的校內用地,我回頭看,這四國塔,確實看起來就是個塔的樣子,只是它是因為樓面殘破,所以看起來像是中式寶塔的外型。

我接著往前走,下了一段大的樓梯,此時也有很多人跟在我身邊往同個方向前進,我也感覺到時間好像不夠的樣子,於是我便開始跑了起來,想在時間結束前到達。

我跑進了一個類似布料店的地方,那邊裡面都沒有人,不過看起來我是過關了,我走進店裡深處,那裡有扇後門,它通往一個類似集合連通的大空間,我看到許多女同學已經換上便服、拿著洗澡用的臉盆在灰色的空間走來走去,我摸了摸自己濕掉的頭髮,也拿起臉盆跟換洗衣物也想去洗澡換衣服,接著我看到裡面有間房間有著鵝黃光透出來,心想一定是浴室,便走了進去,進去後裡面是個換衣間,裡面的女生似乎看穿我的內是大叔,但他們沒有尖叫,只是紛紛離開,而我也轉頭離開。

我回到那個類似布料店的地方,那個長條狀的店面裡,在右側有的私人用的小廁所,我看到一個同學在店裡,問她這裡是不是宿舍,她沒說話就走出店裡,然後我看到了上下鋪,也看到書桌,瞬間店裡的東西都不見,變成了像宿舍的地方。

我換了衣服,聽到廣播要我們快回教室,又回到教室裡,然後鄭婉婷又在跟老師開玩笑,接著我就醒了...

2019-01-17

壓力夢

夢到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姐已婚多年,這天我有點暈眩,早早就上床睡覺。

一陣旋轉,我進到夢中,首先就是我下班了,然後姐姐開車來載我回家,他告訴我她明天要訂婚,對象是某地方上的黑道,要我也出席,但我明天還要上班,公司還有非參加不可的活動,我就不是很想去參加她的訂婚,因為時間上來不及請假。

回家後我上網看了一下公司介紹那是個怎麼樣的活動,那是一間公司老闆熟識的寮國寺廟,裡面有一個特別的參拜浴佛活動,要爬樓梯到一處高地,然後換奇怪的黑色紙製衣服去洗澡,我看著吊在床邊紫色合身西裝想了一晚,然後決定不去,

我跑到哥哥房間,看到他的小孩用棉被蓋著在繞圈圈,然後我走到樓下,媽媽已經醒來在煮早餐,我告訴她,我今天不去訂婚典禮,媽媽告訴我可以請假呀,而且大家都說要去,我稍微抱怨了一下,不去工作會扣錢等等的事,最後我開門走到另一個房間。

我起身問了一下,這是夢,我不去我姐的訂婚沒關係吧?

那房間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紫紅色空間,我看到了丹尼與鮑伯,會議上說明著參拜浴佛活動的細節,說明寺廟拜的神叫伏多,是個類似泰國面具的神祇,講到洗澡的部分時,有同事還作出滑稽動作,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最後他提醒我們要帶大浴巾,說完,我拿起手邊一條米白色的大浴巾離開房間,變成走出了我家。

我又起身問了一下,這是夢,我不去我姐的訂婚沒關係吧?我是為了公司工作呀。

出了我家門口,我走到家附近的一個三叉路口前,那裡變成了三條路,每條路都有兩隻黑毛大梗犬,其中一條我平常走的路上有一隻更是比人還大,我不知道該我哪邊走,便跳到了一個類似鳥居的東西上,然後出現一個人把牠們都殺了,還做成毛皮大衣穿了,我看狗都死了,便去搭公車,前往公司活動的寮國寺廟。

經過一個類似三重的地方,我下了車看到彼得,我們打招呼後一起走向寮國寺廟,寮國寺廟外面有個大大的吐舌佛頭,口部還閃著紫光與白霧,到寺廟內殿後我們被要求坐在一塊空地上聽廟方說明參拜流程,我坐在彼得旁邊,在旁邊一點是莉芝,大概有二十幾個人坐在這裡,一個看起來跟會議室影片裡一樣的人出現,他告訴我們,我們會先爬上山,到一條很長、左右都是樹林的階梯,在那裡收集一個黃魂或藍魂,然後再往上,從階梯邊拿取黑色紙製衣服與有角的黑帽,前往一個廢墟洗澡就算完成。

他講完後,我們動身準備前往參拜,我旁邊的人變成韋達與小Q,人很多大家動作都很快,一下子路邊沒什麼魂,只剩幾個青魂,我拿了一個後前往階梯,路邊確實都有那些紙作衣物,我拿了一套起來,韋達也拿起一套問要去哪裡換,這時正原換好衣服手上拿著帽子,從階梯邊的一個隔間走出來說那邊地方可以換衣服,我走進去一看,外面像是木板隔間,裡面其實是水泥浴室,已經一堆人在換衣服,我趕緊換好衣服帶上有角的帽子,走到最上方的廢墟,發現大家都在排隊,人多到在廢墟繞了好幾圈,我一邊排,一邊看別人洗完不再穿那紙衣,包著浴巾離開,雖然前進了幾個轉角,但我仍覺得不夠快。

然後我回到了出門到寺廟那邊,我沒等大家到,便自己先往上衝,階梯邊滿滿的黃藍魂,我拿了衣服當場換好,衝到上面的廢墟,鬧鐘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