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5

雙夢

快速筆記,兩個夢。

一個是三個河上漁夫的靠近與遠離哲學;另一個是我帶家人去玩的搭火車轉車驚魂。

有一條很大很大的河,河中有著非常豐沛的魚群,同樣的也有很多鱷魚類的生物,有著三個漁夫靠著在河上打魚維生,我就是那其中一個漁夫。

其中一個漁夫又高又壯又樂觀,同時非常狂妄,他甚至會跳進河中趕魚,而且毫髮無傷,只是他的捕魚方式非常粗魯,常常過於靠近別人而撞船。

另一個漁夫矮小又沉默,總是離群遠居地在沒人的角落捕魚,他會迴避別人的靠近,不與他人交談,可是也因此他的漁獲量非常的少,少到不能賣錢,只能勉強讓自己維生。

我偶然跟高壯漁夫撞船,然後掉到水中被他救起,他告訴我,人生就像他捕漁的態度那樣,要積極,要努力的往有魚的地方去;然後我有一次因為擠不進捕魚群的船隻中,只好繞到比較沒魚的地方捕魚,我遇到比較沉默的那個,他只是靜靜的捕魚、釣魚,然後閒暇時都在看書看風景,我覺得那樣也不錯。

然後急轉直下,高壯那個為了趕魚,叫上了我跟沉默的去幫忙,結果我跟沉默的船都被鱷魚群撞壞,我們跳到高壯的那傢伙船上,拼命往前划。

河水流速越來越快,前方是個急流,更遠方是個大瀑布,我還來不及尖叫,就在墜落感中醒來。


我起來上個廁所,女兒不知何時已經躺在我的床上睡著,我睡到地上,想著剛才的漁夫,然後馬上又睡著。


沒有再夢到漁夫,我夢到自己帶妻子女兒全家出門,那好像是個類似十分的觀光景點,有許多鄉下的景色與古舊的房屋等等。

我們逛了許久後決定要往下個景點去,於是我們全家走到了一個火車站等火車

火車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站錯月台,於是跟著妻女跑到另一個月台,驚險上車,然後,最後還是搭錯了車,車子往著反方向走;我們煩惱了一下,由於到下一站要一夜,於是我們只好在這火車上過夜,這火車是類似夜鋪火車那樣,有許多房間可以住,但我並沒有在火車上看到其他人。

我們看了一下時刻表,預定是到下一站後下車換到對向火車。

第二天我醒來,發現小孩跑到外面去玩,於是我便出了房間去找他們,這火車非常的大,足足有三層樓高,我在裡面上上下下走來走去找我的小孩。

就在快到車站時,我找到了小孩,連忙下了車,才剛下了車,車子瞬間就走了

我跟小孩一起搭上一台類似捷運的車,然後就醒了。

2018-10-10

台灣的環境太醜?


在某討論區看到有人抱怨台灣的環境太醜,我自己覺得這是事實,但問題在這部份不是幾天才這樣。
一是普遍的美感教育不足,以速成的招牌裝備一直到約10年前仍是如此,開始批評與感覺到裝潢要改善已經是近10年前的事,而拍攝地的招牌等是以20年開始起跳的夜市與老街道。
二是如何更新沒有建築法規限制,請記得,光是招牌控制大小也無法辦到美化,美化這東西,需要設計師開出的嚴格規範,以現在來看,每個市政府在設計工作上外包居多,這不設專職加以調整是無法改善的。
三的問題比較深一點,文化主體,講難聽點,這種亂成一團的標楷體招牌已經是許多人腦中的美好景色,美不美對他們來說是其次,但問題是他看得很習慣,而且與台灣印象連接,你要花時間說服他,不如自己出錢去改招牌。
綜合以上,幾十年累積下來的問題,看到MV後,你如果覺得醜,那麼你要做的,也許是該去想,我如何讓這些東西變成我喜歡的形狀;我建議開間廣告招牌裝潢,花時間去跟店家溝通,或是從參選里長開始,爬到立委那天,你就能從政治面去改善這些問題。
這些夜市店面從當時開始到現在不靠裝潢也是人擠到滿,在各種成本考慮下,招牌是最不被考慮更新的一塊,嫌他醜,但別人也不會因為你的意見去更換,畢竟他的收入,是來自商販,而不是招牌,會把成本丟在招牌與內裝的,通常是這十年內新開的店家,至於老店家,停一天賠一天,更何況店面多半是租來的,招牌有掛就好,美醜再說吧。

2018-06-03

華特的秘密生活

晚了別人五年看了白日夢冒險王,其實比起冒險,我倒是覺得很多部份跟高年級實習生差不多,在描寫網路帶來的社會受薪階級的失業與變革,那個一技之長可以吃一輩子的年代已經不再,中高齡失業已經是今天中年人要面臨的課題,如果以這電影的內容來看,仿彿在告訴我們這些40以上的人,晚點開始探索世界去冒險,也還不遲。

或許吧,或許不遲吧。


2018-04-15

詛咒夢

我帶著我的小孩弟弟跟姐姐去旅行,結果因為弟弟哭鬧,使得我們錯過一班回程客運,
因為還有時間於是我跟小孩去客運後面的樓館參觀
那裡正在舉辦以地方為主題的特展正在賣東西
我在裡面遇到了一樣因為錯過班次來參觀的人
有賣茶葉的一對夫婦太太正要臨盆、念東西推銷的櫃位、賣衣服的男生、賣地方特產大哥與現場飲食的兩個歐巴桑、最後

則是一個洽詢與咨詢的地方
我在最後一個地方遇到了一個來問路的女生,她問完路就離開了
然後我看看時間差不多就起身帶小孩回家,
然後搭下一班車回車,路上似乎經過了一個車禍現場
然後我就在上車睡覺了。

醒來,我卻還在客運車站,而且時間是我錯過車後又搭車的時候,我轉身進到客運後面的樓館
卻發現大家都很難過,後來才發現最後一個來問路的女生是他們的遠房親戚
她剛剛出了車禍死掉。
我覺得很驚訝,但隱約感覺這個樓館不乾淨,但看起來我也深陷其中,
於是我提了議,就是透過困住那個詛咒的流動,讓她不會死掉。
他們質疑了一下我為什麼會知道,但最後還是相信了我
分別在各個地方設下拖延的陣勢與方法去拖延詛咒的發生。

賣茶葉的積極的對空氣吆喝與拉客讓空間熱鬧
念東西推銷的則是微笑地念稿並混入經文
賣衣服的則是跟另一個安排好的人假裝買賣吵架
賣地方特產的則是把東西給客戶試吃
現場飲食的部份則是多拉點客戶

並且每個人都在攤位下放了個法陣

然後時間到了他們開始做那些事,我看他們都做一遍後,就去搭車,然後在車上睡著。

結果醒來還是在那個地方,只是時間往前拉到我來到之前

我回頭,大家正要開始進行透過困住那個詛咒的流動的準備。
但顯然非常的不順,賣茶葉的積極對空氣吆喝與拉客一直大舌頭
念東西推銷也是
賣衣服的則是跟另一個安排好的人真的吵了起來
賣地方特產的則是攤位上出現了很多約芝麻大小的米色小蟲
後來才知道每個攤位都出現了米色小蟲

我叫他們通通都打死,然後到第一個那個賣茶葉的那邊幫忙打
這時看到米色小蟲正在排字

"沒有用的沒有用的幾點幾分她還是要死"

我盡力打死小蟲,但是去找那個女生,我拉著她離開樓館,搭上了車,
然後一直盯著她過了要死的時間,才睡覺

醒來時,還是在樓館,剛剛那些人大家在吃宴會,慶祝那個女生沒死
而我認識的一個有通天眼的旅遊達人也受邀
跟一對在現場飲食區吃飯的夫妻說
"實不相瞞我昨天就看到這裡有不乾淨的東西我不敢說"
"其實現在還在"

我看向他說的方向真的有個東西
但我不敢追查

然後我也坐下了開始吃宴會的菜,我跟女生與賣東西的人共桌,他們已經不認識我
我的餐具掉到地上
我到桌下去撿
發現地上都是那個芝麻大小的米色小蟲
他們在排上面發生過事情的順序文字很瘋狂的排

然後我看到小蟲都從那個女生身上跑出來

我恍然大悟,她不是沒有死,而是詛咒的鬼以她的樣子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