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30

尋死(5)

 霍華德走出了市府大樓,大雨依然,而他知道,他必須要在候車亭裡才能叫到無人駕駛車,因為沒有一台無人駕駛車會在候車亭以外的地方載客,於是他在大雨中穿過了寬廣的府前廣場,渾身濕透的站到候車亭裡。


「濕透的日子,對嗎。」

2020-08-24

少年維持的煩惱 (9)

 詹實依拿鑰匙開了門,他家不大,裡面也沒有人,很普通的放了電視、沙發等等的家具;詹實依先進去後,揮手要游喬竹他們兩個也進來。


”打擾了。”盡管沒有看到人,顏政蘭仍是禮貌性的打了招呼。

”你爸媽不在嗎?”游喬竹問道。

”這時間不在,我爸比我還早出門上班,我媽是家管,不過她每週的今天都會去買菜,如果晚半小時到我家,就會遇到我媽。”

”喔,簡直對家人行蹤瞭若指掌耶。”

”也不過就是這個程度而已。”

2020-08-09

少年維持的煩惱(8)

 清晨時分,小公園沒太多人,只有幾個練氣功的老人在,游喬竹、顏政蘭與詹實依穿過了小公園;也許是因為穿著睡衣,顏政蘭有些焦慮的左顧右盼,游喬竹滿心喜悅,雙腳的襪子走到都快磨破了,詹實依走在他們身後,一副享受這份清晨的沉穩。


不久,他們來到了公寓樓下,顏政蘭按了電鈴,但門卻遲遲沒開,游喬竹看了看顏政蘭,顏政蘭看了看游喬竹,游喬竹看向了詹實依。

2020-08-08

尋死(4)

 「尋人?那不是警察的業務嗎?」霍華德納悶的問道。

「也許在過去是警察的業務正確無誤,但這幾年,因為沒有出現死者的可能、人手不足,以及生化人擔任警察的緣故,低危險與非事務性的工作交給社工與社會秩序課處理居多。」

「但尋人這種事,在某些時候有暴力與危險會發生,那又該怎麼辦呢?」

「在統計結果數據上與透過數據的判斷,畢竟還是少數;官僚一點的觀點,等到有暴力事件發生,再派出警察也不遲。」

2020-08-06

少年維持的煩惱(7)

”怎麼會是她!”中分髮型焦躁了起來。
”先不管為什麼她會躺在那裡,不要讓她一直躺在那裡才是對的吧?”
"對對對。"

黑框眼鏡跟中分髮型連忙刷了卡、下了車,跑到躺在馬路中央的顏政蘭旁邊,黑框眼鏡看了中分髮型一眼,然後用手輕拍顏政蘭的臉。

2020-08-04

少年維持的煩惱(6)

上學的公車並非很多人搭乘,黑框眼鏡與中分髮型坐在雙人座位左右,氣氛依然尷尬,黑框眼鏡明白,中分髮型剛剛的搭話,是因為他的眼中,把他看成了她,不過,這也沒有辦法。

”那個。”中分髮型先開了口。
”如果你是要為了剛剛那個搭訕找話題開脫的話,那你可以把力氣省下來。”
”不是,我不是要講那個。”
”喔?語彙貧乏的你這種粗人,居然有別的話想講?”
”你這種說法,實在是很傷人。”
”大家都這麼說,我也有同感。”
”不是,離題了,我要講的是另一個事。”
”哪個?”
”月亮的事。”

2020-08-01

尋死(3)

指示燈亮起,霍華德走進了電梯,電梯與十幾年前他因為長期無職接受公家機關的勞動義務指派時沒什麼差異,一樣不太足夠的照明,三面鏡牆,老舊的觸控面板,下方還貼著維修記錄與負責公司的保養卡,而前往十七樓的電梯與過去相同的冷清。

電梯在七樓停止了一會兒,兩個人走了進來,他們看了一下樓層,沒有伸手按下想去的樓層,就這麼跟著霍華德來到了十七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