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1

抄本 (1) 萊特






萊特打開了門,看到一個非常斯文的年青人,白裡透青的膚色,讓他看起來非常白而亮。

「嗨,我們在網路上聊過,我是費許,費許迪普」年青人笑著說道。「我能進去嗎?」
「當然當然,請進、請進。」

費許走進屋裡,萊特請他坐到客廳沙發上,然後進廚房端了一杯紅茶出來。

「裝潢不錯,很有作家的氣氛,書卷氣。」
「謝謝誇獎。」
「這裡也當工作室使用嗎?」
「是的,裝訂書本的地方在另一個房間裡,常有鄰居抱怨我敲敲打打的聲音。」
「哈哈哈,那可真是讓人困擾呀。」
「可不是嗎?」
「呃,萊特先生?我聽說你是手工書籍製作的專家,在這個業界雖然不是挺有名,但是,我聽說您做的書的很精美,是嗎?」
「我不敢說是專家,但這是個工作。」
「客氣了,我有個工作給你,那就是手抄一份這本謄本。」

費許從公事包裡,很慎重的拿出一份影印稿,白皙的紙邊,讓人覺得會被割傷;萊特伸出了手,看了一下費許,他點點頭,於是萊特拿起了影印稿讀了起來,紙質精美,磅數稍厚,而且雙面複印。

「不考慮直接使用這份影印稿製作嗎?」萊特問。
「不行,這份謄本之所以無法印刷,就是因為他有其特殊性;總之你願意接嗎?」
「嗯,如果是我們在網路上談的那個價格的話,我可以承接,但我要看一下內容,算算頁數與難度,可能在費用上會有增減。」
「那麼,這幾頁留給你參考,我很期待您能接下這工作。」
「唔,恕我冒眛,這是哪國語言呀。」
「安塔提加,是個最靠近碧城的國家。」





萊特在家裡用過了午餐,揉了眉心,順手拿起正在響個不停的電話。

那是費許的來電。

「午安,費許先生。」
「午安,萊特,如何?考慮了一個晚上,能接嗎?」
「應該沒問題,我可以模仿那些字,但是考慮到字數可能會使用我的筆跡,這樣您可以接受嗎?」
「那就這麼辦吧,我今天把剩下的篇章快遞給你。」
「那麼何時要交付你整本書呢?」
「我想想,現在是聖誕節,你能趕在明年二月二十六以前完成嗎?」
「我抄一下日期,是二零一七年的二月二十六嗎?」
「對,如果這天以前不能完成,那就請你在八月二十一那天完成。」
「這製作時間可真是寬裕。」
「可不是嗎? 那就拜託你了,如果你能提早完成,我會加發點獎金給你,好嗎?」
「那真是謝謝你了。」



電話響起,剛剛入眠的萊特睜大了眼睛,非常不情願的接起電話。

「嗨,早安,進度如何?」
「呃,早安,費許先生,很抱歉讓您打電話來。」
「沒關係,你還好吧?我聽你的聲音好像不太好,生病了嗎?」
「我最近都睡得不太好,公寓樓上好像搬來了新鄰居,整天在念經文之類的東西,吵都吵死了。 」
「這樣,那抄寫的進度還可以嗎??」
「呃,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好,我大約抄了十頁,您用來列印的墨水好像有點問題,我在白天幾乎看不到那些字,於是我只能在晚上抄寫。」
「十頁嗎?很好呀,不要太給自己壓力,如果白天你看不到的話,要不要考慮用窗簾遮光之類的,也許跟日光有點關係,要不要試試? 我會找時間弄個新的謄本給你。」
「那就先謝謝您了,我想用白天去補個眠。」
「不打擾你了,願你安歇。」



屋外的羅倫爾城內正在慶祝新年來到,但是萊特獨自窩在屋裡,他瞪大著眼睛,家裡燈火通明,他拿起了電話。

「嗨,新年快樂,最近一直在下雨,沒擔誤到你的進度吧?」那是費許的聲音。
「晚安,費許先生,進度上大約是三分之一,到二月前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開始進行裝訂作業,雖然我抄寫得很順利,但到二月底恐怕也只能完成手抄作業的部份。」
「很好,很好,你不要在意,能提前完成手抄本也可以,不見得要裝訂好。」
「是嘛,那先謝謝您的好意,您真是個好客人。」
「好說。」
「......」
「你沒掛電話,有什麼話想說、想問嗎?」
「呼,既然您問了,那我就直說了。
我有些感覺,很奇怪的感覺,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跟您說,我覺得我好像看得懂這些字,我知道他們在描寫什麼,他們在講一個故事,一個偉大先驅者的故事,在深海,在遙遠的國家,我抄著抄的,都覺得自己有問題了。」
「不,沒有問題的,萊特先生,每個我委請抄寫這謄本的人,都告訴過我這件事,但你們描述的內容都不一樣,那可能只是一種幻想,但這表示,這些圖案很有影響力,我請人抄寫是值得的;所以,回到我們的工作上,你能如期完成,還是我要多等半年呢?」
「.....費許先生,我會盡量趕在二月二十六日前完成。」
「很好,非常好,我很期待完成的抄本,謝啦。」



電話響起,面對著窗戶抄寫的萊特,有點惱怒與訝異,這麼深的夜裡竟然會有電話?

「早安,萊特先生,最近好嗎? 希望您不會因為我一直打電話來問進度,而覺得我很煩人。」
「費許先生? 您怎麼會在凌晨四點打電話給我?」
「我想您可能沒有睡著,而且交稿期限快到了,我想知道一下進度。」
「請恕我直言,您在監視我嗎?」
「怎麼可能,這只是個普通的抄寫工作而已,為何要監視你。」
「因為您可能會怕我拒絕工作或怠忽工作。」
「拜託,你怎麼了,怎麼會這麼想,你還好嗎? 萊特先生?」
「......抱歉,我剛剛說了些不得體的話,我很難解釋我最近的想法,我樓上的鄰居最近吵鬧的太過份,走廊總是有濕漉漉的腳印,有時根本像是用水在地上潑一圈一樣,走廊燈也壞掉,房東也不找人來修,暖氣又壞掉,這間公寓很多人都搬走,好幾個都是住了十幾年的老房客,我自己住在這裡,覺得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
「正確來說,我覺得很害怕。」
「不要害怕,而且比起害怕,我更擔心謄本的進度。」
「但是,我在抄寫過程中,都會覺得自己看到一些東西。」
「幻覺嗎?」
「是幻覺嗎?」
「你還好嗎? 萊特先生,如果我們聊聊那些幻覺會讓你覺得好一點,我們不妨來談談。」
「我不認為聊聊這些東西,會讓我更好。」
「拜託,我們就當在閒聊一樣,你不是曾經想當個作家,拿出來談談,我也許可以幫你推薦給我知道的出版社。」
「......好吧,這聽起來好像不錯。」
「名氣、地位與金錢一直都是治病的良方。」
「雖然如此,但我沒那麼銅臭。」
「開玩笑的,說說那些幻覺吧?」
「我抄完三分之一的那天,書上寫到了安塔提加的末任統治者,咳,我以為書上寫到了安塔提加的末任統治者,他身陷了一場政治風暴,讓他不得不求助碧城居民的幫助,於是他跟他們求來了一株花朵,一朵非常小的花,這花讓死者復活,變成了怪物,吃掉了安塔提加許多居民,而為了停止這場災厄,這個統治者把自己跟花關進了石棺裡,然後,跟一位支配者交易,用半數國民的生命,交換了永遠的冬天降臨。
安塔提加的末任統治者,蹲在我的書桌前告訴我,不要繼續抄寫這個謄本,這會喚醒它存在,因為它最忌諱的就是自己消失在記憶裡,只餘下恐懼長存於黑暗。」
「我必須說這故事很有趣。」
「但他如此真實,我甚至現在就可以看到他站在窗外。」
「聽好了,萊特先生,可笑的幻想不能成為你拒絕我工作的理由,我們有契約在,你在這一行也有名聲要維持,我認為長期在黑暗中工作,讓你產生太多幻想,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我也懇求您,務必完成工作,我願意承諾你,我會多付一成費用給你。
對了,我會給你一份可以在陽光下看到的謄本,你就恢復日常工作的樣子,好嗎? 剩下的部份應該不多了吧?」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呃不,我是說,謝謝你,費許先生。」
「沒關係,好好照顧自己,有空的話,多休息。」



萊特衝到了街上,地上都是雨後的積水,時值深夜,街上一個人也沒有,他手上拿著一只手提箱,步履有些不穩,他看起來非常的疲憊與焦慮,他看了看手機,現在是二月二十六日,他撥了幾次手機,然後現在把手機靠在耳邊等待它接通。

「費許先生,我打了好幾通電話你都不接,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但是你不接,我很難繼續下去,現在只剩語音信箱,看來我得自言自語了,還好現在是子夜的街上,我就算在這裡脫光衣服,應該也不會有人來阻止我。
你他媽的,你到現在還是沒有給我可以在陽光下可讀的謄本,我從根本上懷疑,你給的這些文字本身就無法在日光下能夠閱讀,這些文字就像是一種魔法,單單是組合起來,就有魔力,邪門的東西,是巫術!
然後我今天終於受不了,到樓上抗議,但那裡根本就沒有住人,整間公寓我上上下下跑了一次,整棟都是空的,那些聲音是哪裡來的?我現在站在街上也能聽到,你到底叫我寫了什麼鬼東西?
我請朋友查了你的底,你的身份是偽造的,你到底是誰?
我只差一頁就可以完成這鬼東西了,但是我現在就要在這裡用火在街上燒掉這詭異的謄本與手抄本!!」

他打開手提箱,裡面是他寫的手抄本與謄本,他拿起打火機,從紙的邊緣開始燒起,但燒了幾次始終無法點燃,惱怒的他,拿起手機大吼。

「去你媽的,這東西為什麼燒不掉?你沒說過有這種事呀,費許!」

「萊特先生。」手機那端傳來費許的聲音。
「哼!你總算是肯講電話了。」
「你是燒不掉、撕不掉那東西的,基於水的屬性,只有來自黑暗的風,才能吹散那些文字。」
「這話聽起來跟中學生的幻想一樣幼稚,你到底叫我寫了什麼東西。」
「我也覺得無奈,偏偏這種東西就像是中學生的幻想一樣,但是它就是有這種能力,光是排列組合就具有一定程度的魔力,能保護自己,除非是被敵對的存在排除。」
「夠了,這到底是什麼?」
「這是某個躺在棺材裡的傢伙,把某本書的內容用那國字母重新組成的亡國史書,他們已經被遺忘,用他們的遺忘,埋葬這本書帶來的力量與恐懼。
可惜的是,我,我們不具備抄寫這東西的資格,我們的靈魂是黑暗,文字本身是帶著一點希望,是那個傢伙的希望與怨恨,這招蠻高明的,於是我帶著謄本,到處找人類來抄寫,但,幾千年過去,始終沒有人能完整的抄錄完整個謄本。」
「你在說什麼?」
「這是人類寫的東西,內容是我們的東西,只要一份沒有帶著人類希望的謄本,那麼我們就能重組內容,在繁星到達正確的位置時,讓我主醒來。」
「誰醒來 ?」
「我無法說出祂的名諱,用人類的舌頭與聲帶說不出來,言歸正傳,你都完成到了最後一頁,但逼著你寫完的話,那東西就只是廢物了,但,契約就是契約,錢我會給你,但我必須告訴你,那些錢是被人咒罵與怨恨過的,我想你不會介意吧?」
「我搞糊塗了,事情鬧成這樣,你還是會付錢?」
「拜託,我們又不是人類,契約就是契約,而且你們就只會在意我們有沒有付錢,也因此抄寫這種黑暗深遂又充滿詛咒的東西,也只有你們才辦得到。」
「開什麼玩笑,我不要你的錢,這工作我不幹了。」
「你都抄到最後一頁了,即便你不完成,黑暗還是會來找你,每個晚上,每個黑暗時分,那些喊不出名字的生物,無法形容的東西,就是會永遠來找你,因為你看了不該看的東西,知道了那個被詛咒而消失的國家,那些亡魂會仰賴你的知道而存在,所以,就開心點,收下我給的那些髒錢,那些搶劫來的、染血的、充滿性交體液與屎尿味道的錢,永遠後悔為什麼要這麼草率接下不該接的工作吧。」

電話掛斷,一個高大的人從一旁的巷子走了出來,用著那隻比我身體還粗的手臂,遞出了一只手提箱,用力的塞進我的懷裡,先不說手提箱的臭味,那個人的手更是奇臭無比,更詭異的是那手背上的綠鱗片,在近乎黑暗的月光下反透著綠光。

萊特這一瞬間,嚇到跪倒在地,手上的抄本與謄本散落一地。

4 則留言:

  1. 這已經是個完整的故事了 用自己小說的角度看 篇內文字外的密度 恐怕要近十萬字的小說吧 尤其提到上主(英文?)

    回覆刪除
  2. 從ptt追過來了,有克蘇魯味道的故事很棒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的喜歡~我會努力DER~XD

      刪除